济铁新闻 铁路新闻 时事新闻 专题新闻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济铁概况 通知公告 售票网点 客票查询 时刻查询 官方微信
济铁文化 济铁品牌 先锋在线 职工风采 青春之歌 文艺长廊
老韩要过“乘务”瘾
    老韩,名叫韩付军,今年57岁,天生有副热心肠,以前是济南供电段的一名管道工,如今“改行”干列车乘务员。
  竞聘过三关
  “人过四十不学艺”,迈入退休倒计时的韩付军去年底看到招聘列车乘务员的通知,心里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退休之前过把“乘务”瘾。
  他和妻子商议。妻子一听就“吓”了一跳:“这么大年龄了,还要干迎来送往‘伺候人’的活,是不是让谁给你灌迷魂汤了?”老韩认真地回答:“这是自己经过深思熟虑的。干铁路一辈子了,没能给旅客端上一杯水,心里总有些遗憾!”
  妻子拗不过老韩,赶紧搬救兵。
  老韩3 个孩子一致反对。二儿子是客运段一名乘务员,用亲身经历和老韩交流:“列车员不是表面上看到的开关一下车门,和乘客聊聊天那么简单。我们要在旅客上车前打扫卫生、旅客下车后还要进行清理,途中也在不断忙活,仅这一项就够您老人家累的!更不用说为旅客安全操心的那些事了……”
  “你能行,我就能行。目前乘务员岗位人手紧,要求职工积极报名,我多次被段评为先进工作者,这次一定去试一试。”
  到单位,老韩递交了申请,伙计们知道后依依不舍。老韩是个热心人,职工们不管谁有事,他都第一个忙前忙后,平时还主动和大家交流思想,就像自己的大哥一样。
  职工小张说:“韩师傅,你可不能走。多年来,我们在一起干活习惯了,你干活仔细,也多次为我们及时消除了隐患,你走了,我们舍不得!”老韩含泪感谢着大家的挽留,不过老韩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企业的需要就是自己努力的方向。
  两套工作服
  第一次出乘,发车前老韩在车厢连接处打扫一片油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清理干净。可是一不小心,他的工作服前胸位置被油渍污染了一分钱大小的圆点。老韩情急之下用抹布使劲擦拭,结果油渍面积更大了,最后就像一块大黑补丁贴在衣服上面。
  在站台上迎接旅客上车,一位小朋友指指点点地说:“爷爷,你胸前这是啥图案?”老韩的脸又羞又红。自此,老韩出乘就准备了两套工作服,一套打扫卫生穿,一套岗上迎客穿。
  7 月20 日,炎热的天气让人喘不过气来。老韩7时40分到车库接车,准备担当K8322列车去聊城。由于车厢还没有供电,特别闷热。他顶着摄氏40 多度的高温,将车窗玻璃和小桌擦了两遍,又把26 个座位标示牌和96个车窗旁的挂钩挨个擦一遍,最后将59个靠背头巾装好。
  自上车到列车开出济南站,老韩还拖了6遍地,前2 遍为了保持车厢清洁,中间2 遍为了车厢保持湿度,在列车进入济南站前,他再拖2遍,是为了清理来回走动时落下的脚印。
  他说:“暑运期间人特别多,多拖几遍地,让车厢湿度大些、干净些,旅客上来才能感觉更舒适。”打扫完卫生,广播里传来了准备迎接旅客上车的声音。老韩将被汗水浸透的工作服换下来,装进一个塑料袋,然后穿上了那套干爽整洁的工作服,立岗接车。老韩说:“乘务员好像是铁路的名片,咱穿得整洁点,旅客看了也舒心。”
  一心为旅客
  “旅客们不要拥挤,看好脚下,排队上车。”7 月20日14 时42 分,老韩换乘的K1511 次列车停靠在菏泽站。他在门口立岗、安全宣传,并不时搀扶一下需要帮助的旅客,仔细、认真,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副车长许林讲述了一则老韩救人的故事......
  6 月21 日20 时,老韩正在值乘的K1512 次列车上打扫卫生,一名男乘客满头大汗地跑过来,“我老婆肚子疼。师傅,有没有止痛药?”老韩说:“肚子疼吃止疼药能行吗?”乘客回答:“先想办法止痛吧,也没有别的办法。在家一般她都吃些止痛药的!”老韩总觉得还是不妥,便拿起对讲机:“车长,我是3车,有位腹痛病人急需帮助!”
  值班车长许林背着药箱立即赶来。经询问,这名乘客和妻子马女士从昆山到菏泽,马女士曾经患过慢性阑尾炎。许林通过广播在列车上寻找医生,但没有找到。列车长侯大硕和客运段指导列车长辛柯即刻向车队报告,请求在最近车站临时停车。
  22 日0 时15 分,列车在宿州站停车。老韩在车厢内看着马女士乘坐的救护车驶出车站,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后经联系,马女士因为及时送医,脱离了极有可能发生的生命危险,现在已康复出院。
   (李国龙 刘红玲 侯超)
  ————————————————————-
  胡一刀
   “刮的时候,心得静下来,呼吸要匀,俯下身子,手腕用巧劲,刮出的面才能匀……”前几天,在济南机务段的中修库房内,定修走行组职工胡四清正向走行上车组青年职工示范刮削抱轴瓦的技巧。
  抱轴瓦与车轴之间有着十分精确的配合间隙,刮少了,二者之间不能形成完美的油膜,刮多了,配合间隙会过大,影响到抱轴瓦作用的发挥。每幅瓦,到底能刮多少,有着20多年工作经验的胡四清把握的最准确。
  技术科工程师杨毅说,如果把车轮比作人的双脚,那么抱轴瓦就相当于脚踝处的关节。抱轴瓦出了问题,也就像脚踝出了问题,后果可想而知。
  “一台车12套抱轴瓦,一般2个人干,一开始干这活,干完了腿酸腰疼,晚上吃饭,手连拿筷子的劲儿都没有。开始上岗的第一天,老师让我用废旧瓦进行练习,因为没有掌握用刀的技巧,一使劲就划空了,刀刃划在自己手上,伤口虽然不大,但钻心的痛。还有就是用力不匀,刮出来的瓦成了‘麻子脸’,坑坑洼洼的……”谈到刮瓦的感受,胡四清第一次刮瓦的感受历历在目。
  为了尽快掌握方法和技巧,胡四清除了请教有经验的师傅,反复练习之外,还发现自己必须从强化身体素质和提高手指灵活性等方面强化训练。
  从那时开始,他走着上下班,经常练习仰卧起坐和蛙跳,为的是增加腰部和腿部力量。为了练习手指的灵活性,他用长杆的棉签夹豌豆、黄豆等小物件。此外,平时一般不下厨的他主动拿起切菜刀,切土豆片、豆腐块之类的食材,每次都力求把它们切得一样厚薄。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年努力,胡四清迅速成长为业务尖子。
  小腿高的架子便是胡四清的工作台。经过测量,需要刮削的抱轴瓦放在上面后,胡四清双腿半蹲,身体随着三棱刮刀的走向,有节奏的摆动,有力的一刀大约0.05毫米,较轻的一刀大约0.02毫米,轻微的一刀大约0.005毫米……用力不一样,刮去的厚度不一样。
  一次,厂家带着自己刮削的几个抱轴瓦到这个班组交流,胡四清拿过编号是2的抱轴瓦,用手一摸,表面感觉不是很圆滑,随后把抱轴瓦固定放置在工作台上,拿起刮刀刮了一下,大约0.03毫米。
  在场的厂家人员心中有数,当场就竖起了大拇指,顺口便说:“你真神,一刀就解决了问题!”于是,在检修车间“胡一刀”的绰号就传开了。
  其实在实际工作中,“胡一刀”并不是这么一刀解决问题那么简单。
  一般情况下,刮瓦都是一丝一毫的刮削,试试不行再进行刮削,来来回回反复2次算不了什么。可是,“胡一刀”只要亲自上手测量、刮削,只要最后说刮削好了,上车运用一次成功率就是百分之百。
  “胡一刀”实际上是说胡四清刮瓦的一次成功率的百分之百。据统计,截至今年7 月底,胡四清运用手中的刮刀已经刮削1万1千多幅抱轴瓦,至今没有一次出现责任问题。
   (王浩 姜波)